主流文学 > > 摄政王,属下慌恐
摄政王,属下慌恐

摄政王,属下慌恐

作者:锦影

动作:投票推荐加入书架直达底部

更新时间:2014-11-02 15:03  [人气:1596]

最新:番外小晨儿为母退情敌鹈

  母亲斗不过姨娘,怒极放火,全家葬身火海?——不怕,不怕,她福大命大,逃过一劫。
  夫家要以正妻之礼娶平妻?——有什么了不起,她和离下堂腾位置。
  师父被追债躲进茅厕?——不怕,她倒卖消息,给冷酷摄政王当侍卫,赚银子还债。
  太后、郡主合谋整她?——不怕,你有张良计,我有摄政王这个过墙梯。
  晋太子劫走她,圈禁在太子府?——不怕,本姑娘嫁过人下过堂,又不是没见过男人!
  神马?摄政王要娶她?——怕什么怕,本姑娘嫁过人下过堂…既然诚心可见,还是考虑考虑吧…
  *
  片段一
  一曲终了,何清君如释重负,令狐薄意犹未尽。
  “再吹一曲。”
  “…啊?”
  令狐薄闪着寒光的眸子睨着她,不说话。
  何清君顿觉不寒而栗,心里将他车裂一百次,面上却是低眉顺目:“是。”
  樱唇轻启,笛曲响起,是一首《月下会》。
  令狐薄皱眉,这曲子欢快是欢快,只是吹曲者太过生涩,把欢快畅然的曲子吹得很是晦涩难忍,让他有种想起身捂住她嘴的冲动。
  “换一首。”
  “啊?换…噢。”换成《乐淘淘》。
  令狐薄眉毛一挑,“本王说换一首。”
  何清君汗滴滴地又换成《月下会》。
  令狐薄嘴角连抽数下,有点抓狂,“何姑娘,请问你会几首曲子?!”
  何清君讪笑,施礼,“其实…只会两首。”
  令狐薄顿觉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,两首?!这也敢大言不惭叫做会吹笛?还附庸风雅地别一支玉笛在腰间唬人?
  *
  片段二
  令狐薄淡淡却又坚定地道:“本王要娶你。”
  “砰——”某人晕倒。
  …
  令狐薄坚定地站着,何清君坚定的晕着。
  “何清君,你是本王的护卫,我们天天相伴,你能逃避到几时?”
  “…”能逃到几时算几时。
  “何清君,本王既非断袖,亦无隐疾,是个正常的男人。”
  “…”她又没验过,谁知道正不正常?
  “本王至今未娶的原因,是个隐秘,只能告诉本王的嫡王妃。”
  “…”那就去告诉你的嫡王妃,不要打扰她继续晕。
上一页下一页